【城事】中国第一支粉笔,原来是咱潍坊造!

潍V 2018-08-05 09:44:25

粉笔,对我们来说并不陌生。写字、练画……小时候,老师手中的半截粉笔勾勒出了知识的海洋。可是,你知道吗?中国的第一支粉笔是咱潍坊人造出来的,我们小时候用的石笔、粉笔也都是潍坊造。日前,本报记者来到“中国粉笔第一村”——坊子区黄旗堡街道田家汶畔村进行了采访。



一百年前,这里制造出了中国第一支粉笔


坊子区黄旗堡街道田家汶畔村,从表面看,和周围其他村子没有什么区别,红瓦白墙、农家小院,在村里走上一圈,处处可见背着农具下地归来的农民。然而,在村路上,随便找人一打听,关于村子“粉笔”的历史都可以给你讲上一整天。


“在行内,田家汶畔被称为‘中国粉笔第一村’,100多年前,这里制造出了中国的第一支粉笔。”坊子区黄旗堡街道文化站站长王明志告诉记者,清朝末年,村里有位叫田学礼的人曾留学日本,他接触了日本粉笔制造过程,归国后在湖北任教,发现国内各地学堂使用的粉笔都是日本货,而且价高质劣。


“泱泱大国,怎能造不出粉笔?”工作之余,田学礼开始研制粉笔。据《民国二十二年胶济铁路沿线经济调查汇编》记载:“清光绪末年,有田学礼者,归而创办步新工厂于邑中田家汶畔村,专造粉笔,旋又创制石笔。”1907年,田学礼辞教回乡,和村民一起创办了中国第一个粉笔厂——步新粉笔厂。


“根据史料记载,步新粉笔发展速度飞快,在沈阳、济南、烟台、青岛等地都设有支号。”王明志对记者介绍道,当时国内各省市教学使用的粉笔,几乎都是步新粉笔厂或其支号生产的,汶畔粉笔名噪一时。


由于当时学生学习工具匮乏,田学礼还带领村里人,用村西汶河中的细泥当作原料,研究创制了独特的汶畔石笔,制作生产后与粉笔一起销往全国各地。


和浆液、灌模具、晾晒……手工粉笔赚得是辛苦钱


据介绍,日本侵华战争爆发后,步新粉笔厂及其支号相继倒闭。直到改革开放后,村里一部分制造粉笔的老工匠重新办了粉笔厂,汶畔粉笔又开始兴盛起来。“当年,黄旗堡街道属于安丘,说起安丘的两大民族企业,一是粉笔厂,二是景芝酒。”今年71岁的田洪军,是坊子区汶畔粉笔的第四代传承人,已经与粉笔打了半个世纪的交道,说起当年汶畔粉笔的发展历史,他满脸自豪。



田洪军告诉记者,上世纪90年代前后,田家汶畔村有七八家粉笔厂,村里几乎人人都参与其中,粉笔制作也成了村里人发家致富的支柱产业,“那时的田家汶畔,家家户户的前后院子、街道两旁,摆满了晾晒粉笔的架子,五颜六色的的粉笔就像一道道彩虹,把村子装扮的非常漂亮。”


“那时候,我们村生产的粉笔、石笔,卖往各地的中小学校。”田洪军告诉记者,除销售成品笔外,目前,全国各地的粉笔厂几乎都是从汶畔村购进模具等粉笔制造机器,然后到当地开设生产加工厂。


虽然早已离开了生产一线,但每天下午,田洪军都会到徒弟张庆忠的同心粉笔厂转上一圈。“粉笔制作,需经过和浆液、掺色浆、灌模具、晾晒、装盒……看着挺简单,其实每一步都有学问。”田洪军告诉记者,粉笔制作过程不容易,利润空间不大,赚得是辛苦钱,“要想生产出无毒无味无粉尘、软硬适中、外表光滑的粉笔,没有数年的经验积累,根本做不到。”


无毒无味无粉尘,汶畔粉笔远销海内外多个国家和地区


“粉笔,大都是孩子和老师们在用,所以保证用料无毒无味非常重要。”田洪军告诉记者,现在,厂子里用的石膏粉是专门从泰安运来的,色浆是天津的,经过厂里数十年老匠人的制作加工,无毒无味无粉尘、软硬适中的汶畔粉笔就制成了。



“看粉笔质量好不好,有一个土法子可以用。”说着话,田洪军拿起一根粉笔,在离地约30公分的距离处松手,粉笔掉落断成了三截,“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法,跌成两根说明太软,断成四根说明粉笔太硬,质量都不能过关。汶畔粉笔软硬度适中,不仅不易折断,还能在玻璃上写字、画画。”


由于质量好,名声大,汶畔粉笔还走出了国门,远销到美国、喀麦隆、利比亚、马里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这张照片是1990年4月拍的,当时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北京采购官阿罗拉团队一行来粉笔厂参观,离开前,我们一起拍得合影。”田洪军指着一张泛黄的老照片告诉记者。


田洪军告诉记者,现在,村里隔段时间还会有外国人来参观,村里生产的粉笔和粉笔制作模具等不断地销往非洲等地。“我们村有人在外地甚至国外开了厂子,生意都还不错。”田洪军告诉记者。


粉笔市场萎缩严重,百年粉笔村发展前景堪忧


虽然老手艺人还在,但随着时代的变迁,这个百年粉笔村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辉煌和繁荣,现在村里的年轻人大多都外出打工了,做粉笔的仅剩下两家,村里只有十多位老手艺人还在从事粉笔生产和加工。


“六七年前,厂子里一年能卖出四万多箱粉笔,现在一年也就能卖两万箱,大多是距离较近的老客户来订购。”同心粉笔厂厂长张庆忠,从爷爷那一辈就开始做粉笔、石笔,在他看来,除新媒体在教学上的应用,导致粉笔销量减少外,各地粉笔厂增多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制作粉笔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只需要一位有经验的老匠人,就能带领年轻人开厂子。”张庆忠对记者说,“粉笔制作用料简单,技术也不难学,外地人购买模具和技术后,在当地就能开工设厂,运输成本低,所以现在外地人来买的明显减少了。


“近年来,随着课堂多媒体教学系统的兴起和广泛应用,粉笔市场受到很大冲击并逐渐萎缩,田家汶畔的很多粉笔从业者纷纷转型转行。”张庆忠告诉记者,为了方便教师教学使用,同心粉笔厂在生产和销售“六角粉笔”,但这小小的变革还远远不能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


历经百年发展,虽然汶畔人一直坚守着高质量的粉笔制作工艺,但技术革新速度相对滞后。由于缺乏新教学工具的创新,村里粉笔制作相关配套设施也不完善,“百年粉笔村”的发展前景令人担忧。


来源/潍坊广播电视报

文/刘侠

编辑/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