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人生遇见的每一位老师!他们执一只粉笔,画出一方蓝天……

贵州交通广播 2018-08-30 16:49:10

编辑:琛楠

采写:杨隆曼、黄江北、王雪雯、杨晓敏

本文为贵州交通广播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学时,上体育课时尿了裤子,

老师替我擦眼泪,抹鼻涕;


中学时,凌晨翻墙去网吧上网,

老师苦口婆心劝导,痛骂;


高中时,成天偷瞄暗恋的女生,

老师不说破,因为我成绩好。

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

你想对你的老师说什么?

来,咱们先来看看他/她们怎么说。



大学、毕业,我遇见了更多的老师,

真正明白那句,三人行,必有我师

聋哑学校的园丁,戒毒所里的队长,

失去光明的斗士,驾校内的老师傅。

他/她们有的都过不了教师节,

但却是真正爱生如子的师长。

盲聋哑学校的园丁:为了残疾孩子的明天

“正因为我的孩子存在健康缺陷,看着他们,真的就像是看着我自己的孩子一样。他们问我,龙老师,我们可不可以叫你龙妈,我说可以呀……”44岁的龙学英是贵阳市盲聋哑学校的一名生活老师,除了今年刚入学的孩子,160名住校生,龙老师全部都能叫出他们的名字。




走进贵阳市盲聋哑学校,一切与想象的不同——没有压抑和阴霾,校园充满的是欢乐和阳光——一群盲孩子和聋孩子正在操场上上体育课,他们相互搀扶着向前走。树荫下两个聋孩子在打闹,嘴里咿咿呀呀地发出声音。学校食堂前的小操场上,一群低年级的孩子正在学习互助走路,老师让低视孩子走在队伍的最前方,其余盲孩子将手搭在前面同学的肩上,6名孩子一步步紧挨着向前走着。 


一位孩子从我们身旁走过,停下脚步抬头眯着眼看我们,声音清脆地说:“老师好!”脸上的笑容灿烂极了。



下午4点,在学校宿舍一楼的办公室,龙学英老师正在核实学生的用药单。“这个季节,生病的孩子比较多。前两天才陪着一个孩子在医院输液到晚上3点才把他抱回来。叮嘱他们早晚注意加衣,玩了就忘了。”龙学英说着学校里的孩子,语气同平常母亲一般。



2007年,龙学英的爱人因车祸去世,在丈夫的葬礼上,2岁的女儿小艺踉踉跄跄地向着炮仗中间走去,没有丝毫惊慌。后经医生诊断为听力高频损失。“当时听到医生的话后,就是害怕。丈夫刚刚去世,觉得生活对我真是太残酷了。”龙学英也曾独自带着孩子四处寻医,却终究无果。龙学英至今不敢回想那一年,“那时候,生活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了意义。我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她怎么走,我怎么走……”


2008年,龙学英带着三岁的小艺来到了贵阳市盲聋哑学校。为了能和孩子沟通,龙英同孩子一起上课学起了手语。每天晚上回家,就让孩子摸着她的声带,一遍又一遍地教她发音。“我想我和天下的母亲一样,不会要求孩子成才,只希望她能健康、阳光地长大。”



2016年,学校考虑到龙学英的特殊情况,让她在成为了学校的一名生活老师。此后,小艺和妈妈就住在学校宿舍里。龙学英就从照顾一位特殊孩子增加到了160多名。

 

“最喜欢的生活老师是龙老师,超超超级喜欢。她好,每天都陪着我们。”15岁的小芳悄声说道。小芬和弟弟小强是聋哑学校盲部三年级的学生,这里的孩子普遍都要比普通孩子晚读书。“那次我生病的时候,我很害怕,龙老师安慰我说不要害怕,老师也得过这个病,很快就好了。爸爸妈妈没在,整个晚上是龙老师一直陪着我,抱着我。”



截止2017年4月30日,贵阳市盲聋哑学校2017届17名毕业生陆续收到各高校的录取通知书,其中包含了天津理工大学、北京联合大学、重庆师范大学等高校的录取通知书。



小艺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芭蕾舞蹈家,2016年,小艺跟随校舞蹈团“蓝月亮”艺术团多次参加了全省的展演。在这所特殊的学校里,350名特殊的学生,350个梦想。100余名特殊园丁,用爱浇灌,盼梦发芽。


特殊园丁:与吸毒成瘾人员共处,与艾滋携带者共舞

田野是一位特殊的老师,“任职”于贵州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她的学生是一批又一批的戒毒学员。“我们就是像老师、像家长、像医生,因为每一批学员,她们不仅学生,也是我们的病人。”


“学校的老师是把一张白纸变得丰富多彩,我们这个老师就是把一张受污染的白纸变得纯洁。”田野便是这样一位特殊的老师,“任职”于司法行政机关贵州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她的学生是一批又一批的吸毒成瘾人员。


田野于1999年7月26日参加工作,18年来,她管理教育过成百上千名戒毒人员(戒毒所里的民警均把戒毒人员称为"学员"),其中让她记忆犹新的是在2008年,戒毒所成立了艾滋病毒携带者“专管队",并按规定首次把所有被筛查出在进入强制隔离戒毒所之前就感染上艾滋病毒的人员集中到专管队统一教育管理。这些被集中的戒毒人员中,有的很难接受自己因为吸毒后的混乱生活而导致感染艾滋病病毒这个事实。


田野说:“那批学员中,一个姓谢的戒毒人员,被送艾滋专管队的那天,她就直接说‘我宁愿死,我也不要在这里。’因为她自认为除了吸毒,在外面她也是属于那种有头有脸的人,要是别人知道她是艾滋病毒携带者,如何面对?就成为了她在生不如死的精神压力下开始对抗管理教育的理由。


(工作中的田野)


艾滋病首次集中管理的那天是周末,本来不是田野的班,但因为这个特殊情况,她主动调班到了所里。田野说:“她们来到这里就说要自杀,就去撞墙,我们也没有其它的方式去安抚她们,就是温暖陪伴着谈心,做思想工作。和谢某从中午一直谈到凌晨,将近12个小时,真的是嘴皮子都磨破了,换了好几个同事,才把她这个思想工作做通。”


2008年,社会大众对艾滋病了解不多,闻之色变,艾滋病毒携带者尤其是病发的戒毒人员,大多都表现出自暴自弃的状态,但被特殊园丁们感动了的谢某,不仅不再寻短见,还积极协助警官老师们的工作,帮着去安抚其她的患病学员。


所里举办文艺表演活动


也就是那年国庆节,所里举办文艺汇演,专管队组织艾滋学员合唱一首《爱的奉献》,学员们都是带着哭腔唱完那首歌,全所的人也都听哭了。“最后我们所里的领导和民警们都上去拥抱她们,给她们鼓励,真的,那时候别说拥抱了,有些人连和艾滋病人坐在一起都怕。”田野说,“我们就不能,也没有歧视她们,因为知道这个病是怎么传播得,就希望通过我们的语言行为,给她们传播无私的善和爱的力量;运用专业心理知识改变她们的不良认知使她们开始懂得感恩。


其实心理上有压力的,不只是学员。“这么多年,除了我的爱人,我都没跟其它人说过这个事。”田野说,因为和老公都在司法系统里工作,这个事也瞒不住他,索性就直说了,令她感动的是,老公对她的工作很支持,“我真的很感动,因为这种病,要是我真的不小心染上了,可能受伤害最大的就是他了。”


一位学员的女儿寄来的感谢信


记者数次向田野询问是什么在支持她做这个事,她说:“每个人、每个家都是一个社会的细胞,都是社会的一份子,你救了一个人,就等于是救了一个家庭。”


管理教育是一方面,但对于戒毒学员来说,出去后如何走上社会,更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巨大挑战。“我们就发现,刚出去这一年非常重要,很多学员就是因为这一年没能与社会接轨,她就又复吸。”田野说。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贵州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于2014年起推行了一项重要的行动——延伸帮扶。在戒毒学员离所后,仍然与其保持联系,联动当地公安、社区、家属等共同为她们提供后续帮助,因为没有她们的帮助,戒除毒瘾真的如同天方夜谭。


学员罗某便是这个政策的受益者。2014年,罗某从戒毒所出来,重新回归社会,父母都已经逝世,兄弟姐妹也各自有了家庭,田野就成了她的精神支柱。这一次,不再像原来一样,出所便与里面的人失去了联系。“出来后,田大就给我们一帮人拉了一个微信群,这个群的名字就叫不离不弃。”罗某说,群里所有的人都亲切的称呼田野为老大。


学员制作的手工艺品


罗某今年48岁了,从20来岁开始,前前后后几进宫,十几年,罗某整个青春都耗在里面。“不论是在里面还是外面,有什么事我可能不会跟家人讲,跟朋友讲,但我就会跟田大讲。”罗某说,尽管田野工作很忙,但她总是关注着群里的消息,有时候即使错过了,也要听完所有的语音然后总结,有时候又会大晚上跑上来说一句,你们睡了没啊?所有的这些小细节,真的就像这个群的名字一样,不离不弃。


“我们的警察老师有时候还会开玩笑说,哟,我上次看到个人好像你,我还以为你又进来了,我就说放心,可能我会想你们,但你们绝对不会再在里面见到我了。”出所以来,罗某每个月都会去做尿检,如今已经过去了3年个月。


据官方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全国破获制毒物品犯罪案件444起,缴获制毒物品1584.6吨,其中一类易制毒化学品305.43吨,同比增加75.5%。而贵州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形势更是严峻,自2015年贵州开展为期三年的禁毒攻坚战以来,全省共缴获各类毒品2000多公斤,破获毒品刑事案件17630多起。打击处理毒品犯罪嫌疑人19900余人,查处吸毒人员12.6万人次,强制隔离戒毒6.2万人次。


“戒毒与禁毒是不能割裂的,我们不敢说自己工作多有成效,我们更想做的,是充分发挥我们这支专业队伍的力量,把禁毒戒毒宣传教育工作推进到更接近群众的地方,使越来越多的各界人士了解毒品的危害,以及明白帮助吸毒成瘾人员戒毒成功对于打击毒品消费市场,维护我们这个社会的安全稳定,对于每一个家庭的重要性。使更多的人因此加入到禁毒戒毒的志愿者团队中来,为创建无毒多彩贵州做力所能及的好事、实事。”贵州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副所长兰丽说道。

刘芳:看不见光,但我摸得到三尺讲台

“你们在这之前认识我吗?”

“认识!”

“是因为你的爸爸妈妈是我的学生吗?”

“不是!”

这是一个特殊的课堂,里面有着一位特别的老师,上着特别的科目……



刘芳,女,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第三中学盲人教师。1997年,26岁的刘芳被确诊为视网膜色素变性,晶体混浊、青光眼、黄斑变性、视神经萎缩。2007年,当刘芳贴近抚摸过上万遍的课本,都看不见封面“语文”两个大字的时候,刘芳彻底失明了。不肯放弃热爱事业的刘芳经过努力学习,转型成为了一名心理辅导老师。



据了解,6年前新生入校,同校一名班主任告诉刘芳,班上有个高位截肢的男孩性格内向,一直封闭自己不爱说话,刘芳得知后便决定在精神上帮助这个孩子。经过一番努力,终于找到和男孩交流的机会。男孩名叫钟玉明,原以为孩子只是因身体残缺而不好意思,让刘芳没想到的是,事情比她想象中还复杂。男孩与母亲体弱多病的母亲相依为命,家中还有个小弟弟需要照顾,家庭因素更是造成他性格内向的原因。



了解钟玉明的家庭背景后,刘芳认为不能只在精神上帮助这个孩子,要解决问题的根源,还得进行一些资助。于是,刘芳老师提出为钟玉明安装假肢,让他成为一个完整的孩子。


经四处打听,好一些的假肢大概要18000左右,可刘芳自己也是一个普通的乡村教师,一下子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她只能告诉钟玉明:“你还在长身体呢,等你初三毕业长大了,老师就帮你安假肢。”从那时候起刘芳就开始攒钱,终于在钟玉明初三的时候存够了18000元,于是刘芳便开始联系假肢厂准备给他安装假肢。



假肢厂得知刘芳义务为刘玉明安装假肢后,建议她申请扶贫基金,就可以为钟玉明免费安装价值五万元的高级假肢。虽然在爱心机构的帮助下,刘芳存下的钱没能用上,但如果没有刘老师,钟玉明想都不敢想自己有一天能够装上假肢。刘芳不仅为他安装了假肢,还承担了他中学三年的学杂费,并对他的母亲也进行了心里上的疏导和帮助,他亲切的称呼刘芳为干妈。



初中毕业安上假肢后,钟玉明进入了职校读书,学习的是汽车维修专业,但因腿脚不如正常人灵便,无法从事本专业工作。于是便在身边人帮助下做起了小本生意,刘芳也资助了1000元作为创业启动资金。刘芳说,钱虽然不多,但是对小孩来说是一种鼓励。钟玉明现在已经完全可以自食其力养活自己,并且一家人幸福愉快的生活在一起。


刘芳获得的荣誉

2008年,刘芳荣获贵阳市“五·一”先进劳动者称号、贵阳市“十佳师德标兵”的称号、“大山的脊梁——感动贵州的教师们”十佳教师奖。

2009年获得了“全国优秀德育课教师”的光荣称号。

2011年获得了贵阳市年度“道德模范身边好人”的称号。

2013年获得贵阳市第二届“敬业爱岗道德”模范称号。

2014年获得了贵州省第四届“敬业奉献道德模范”提名奖。贵阳市第一批“德师”称号。

2015年,刘芳入围“感动中国2015年度人物”候选人。据悉,截至2015年12月31日晚23点15分,在“感动中国2015年度人物评选”网络投票中,刘芳老师获得5.6万票,在22位候选人中居第11位。



那么,获得这么多荣誉后,刘芳在做些什么呢?有人说,成名人了嘛,肯定浮起来了。现实中的刘芳到底是什么样子?我们也很想知道。



来到白云三中,刘芳依旧坐在那个小小的心理咨询室里,敲打着她的白色小电脑,准备着即将开始的心理辅导课,见到记者到来,她开心的笑着。刘芳老师说,今天是初一新生的第一堂心理辅导课,我要向他们介绍自己,让他们在有困惑时能来找我玩儿。



一节课结束,同学们纷纷上前,护送刘芳回到办公室,办公室门口围满了学生。



送走学生,刘芳才有时间坐下来和我们谈谈,她告诉记者,现在不仅针对学校学生进行心理辅导,还在电台做心理辅导节目,家长有困惑需要心理疏导的也来找她,成名反而让她能够帮助更多家庭。


刘芳说,这些年她帮助过有自杀倾向的小孩,抽烟喝酒打架的早熟少女,成立了刘芳基金,用自己写书、卖书所得的钱,来资助更多的孩子。她还会在岗位上坚持下去,她告诉学生,只要有一个方法,有一个渠道,能够让我留在三尺讲台上,我觉得我还是一个老师!


驾校教练:冬练三伏,夏练三九

有一类老师,他们不擅长教授书本知识,更多的是传授经验和技巧。学生几乎不称其为老师,而是称作师傅。他们就是陪着学员“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驾校教练。


赵荣和李维,是一起搭班组的驾校教练。一个负责科目二,一个负责科目三;一个性子慢,一个性子急。谈起这两个教练,学员们的评价出奇一致:赵师傅有耐心,从来不吼人;李师傅性子急,脾气火爆。正在场地练科二的小郭说:“赵师傅脾气好,就算一直不懂,他都会好好讲。李师傅的话嗓门就要大一点,耐烦心没有好。”



“没必要吼,大多数学员越吼越紧张。而且大家都有自尊心,我自己学车的时候也被师傅吼过,我知道这种感受。”赵荣负责科目二的教学,就如学员形容的那样——说话温柔、音调不高。


在他看来,学员学车过程中,教练发脾气没有用,不如大家慢慢来,“他要是错了,我就自己上车回放他刚才的动作,让他自己明白错在哪里。”


(赵荣正在给学员回放其错误动作)


科目二的场地上,15号要考试的学员正在突击曲线项目。赵荣跟着车子后面一遍遍地走,根据学员的开车状态,嘴里不断地提醒着“压慢速度,慢到点!该回就回哈!注意定点!”。


学员小杨说,赵师每天都会在场地上站着陪他们练习。“我们这个工作就是要通过守才行,你如果不盯着,让学员自己练,那么练一天相当于白练,他根本就不会知道自己错在哪里。”赵荣说道。就算过着家与驾校的两点一线生活,赵荣在场地守着学员练车,每天也能走一万余步



赵荣的搭档李维,负责学员的科目三练习,性格与赵荣的慢性子完全相反。对于他们“一慢一急”的组合,李维表示:“我们就是一个红脸一个白脸。但是练科三没办法,路上不只我们一辆车,还有那么多社会车辆和行人。如果你轻声细语地讲,有些学员不听你的或者是没注意,那么随时都可能发生交通事故”。


2002年,还是出租车驾驶员的李维在送乘客去开阳的路上,遇见了别人在久长发生交通事故,伤者奄奄一息,李维在雨天只用了40分钟就将其送到了贵阳救治。但李维表示,除了紧急情况,其它时候自己都不会这样冒险赶时间,“当时是因为救人,生命宝贵。但是平时交通事故我们见得多,开车不注意安全,那可能就会‘失败’,害人害己。”


(到了下班时间,李维还在给马上考试的学生加班练习倒库)


在李维看来,科目三上严厉一点,对学员的学习和以后的驾驶就会好很多。暴脾气的李维也有自己的原则,“不要只吼人,你要给他讲出利害性。但是,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不能去骂学员,骂人就不对了。”


以前开出租车,他基本上每天都要在路上跑十余个小时,换班以后感觉精疲力尽。现在的上、下班时间稳定,但是李维表示疲惫程度并没有减低。学员在路上行驶容易因为紧张乱打方向盘,所以教练一定要先预设所有情况,快速作出反应,避免意外发生,“科目三的教练都被学员吓惯了,有时候带一天科三,比以前自己跑一天出租车还累。”


(李维下班之前,检查车辆)


赵荣和李维,做驾驶员的时间很长,相比之下,做驾校教练的时候很短。但因为驾驶经验丰富,道路上来来往往见过许多因为不良的驾驶习惯导致的交通事故,所以让他们最反感,也最生气的地方就是学员影响安全驾驶的一些行为。一旦见到,一定要将它纠正好。


他们表示:“我们的文化程度也没有多高,但现在为别人的驾驶生涯启蒙,那就要好好打基础。每个教练都不希望自己的学生成为“马路杀手”,更不希望别人因为自己的学生在道路上受伤。


道路上的驾驶技能靠自己的领悟,也靠“领进门”的师傅。截至2016年末,贵州省机动车保有量突破630万辆,机动车驾驶员达到786.47万人。每个驾驶员都经历了从无到有的驾校练车生活,教练的“慢点开,注意安全”,是他们在接受驾车启蒙过程中最常听到的话。在构建道路交通安全环境的过程中,少不了这些“特殊老师”的功劳。

中国教师数量以千万计,

他们只是其中最平凡的几位,

但在这个特殊的日子,

我们的敬意,献给每一位老师,

也献给他们,

老师,节日快乐。


更多热点

共享单车又出大消息!全国12个城市被“叫停”!
震惊!26岁女子遭丈夫家暴身亡,只因一顿饭!生前曾发这样的朋友圈…
还在实习期就成了“马路杀手”,违法34次又闯红灯,并把对方撞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