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畔粉笔(上)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28 13:18:3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汶河两岸,美丽富饶。居河下游南岸的坊子区黄旗堡街道田家汶畔村,可称得上是坊子大地上的一颗明珠。因为这里是美名誉全国,载誉全世界的汶畔粉笔的产地。

    汶畔粉笔历史悠久,始于清朝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民国二十二年胶济铁践沿线经济调查汇编》(以下简称汇编)记载:“清光绪末年,有田学礼者,曾任教职于湖北文化大学,见鄂中有制粉笔者,遂仿造之,加以改进。归而创办步新工厂于邑中田家孙畔村,专造粉笔,旋又创制石笔。试办三年,损失八千余吊。然彼不以一时之失败而灰心。民元来,两种出品俱精,营业遂蒸蒸日上。"由此可见,汶畔粉笔不但有115年的历史,也是当时安丘境内最早的工业。1933年,汶畔粉笔的生产发展到了极盛时期,村中已有人开始另办工厂。《汇编》记载:“村中今复有维新工厂,亦以制造粉笔石笔为业,但规模狭小,出品无多,不克与步新争衡。步新之营业区域,东至掖县,西至鲁省西境,南至宿州,北至天津。在华北制造粉笔石笔者,烟台有复新工厂,沈阳有复新支号,皆有步新之段份。"这说明,整个华北的粉、石笔生产虽有数家,但均不能与步新抗衡。其后,汶畔粉笔的生产范围又有扩大。在日本鬼子侵占这里前夕(约1938年),分别在烟台、青岛、济南、惠民、潍坊等省内大中城市开办了步新支号,每处都有汶畔的二至五名老师,雇工在二十人以上,每天生产粉笔一百盒(一盒一百支)以上,根据当地教育事业的发展需要,销售基本能够适应。


    汶畔粉笔的特点是无毒、无味、无粉尘,制作讲究精细,配方比例严谨,是当时国内唯一的教学上品。《汇编》曾特别提出:“粉笔之原料,石膏取之河南,海胶取之烟台,麻油取之当地。三者配合,制法简易,石笔原料,则为掖县之粉土,邑中汶河之细泥。其原料之配合,及火烧之度数,各有等差,制法较难。今日国内各学校用之粉笔、石笔,以该工厂等出品为最多,尤以步新之粉笔、石笔为最上。"步新之粉笔、石笔,所以享有盛名,除选料求精之外,很重要的条件是当地的麻油和汶河的细泥。据村中老人讲述,当年芝麻油除邻近几村外,数担山乡韩吉村和黄旗堡的车埠为最好,其主要特点是油滑而粘,使用方便;汶畔细泥也有明显的独自特点,汶畔村附近的细泥质地均匀,软硬适度,制出的石笔无石无渣,不划石板。一九四六年汶畔曾有人在安丘、黄旗堡火车站借助交通方便、市面繁华的优势,用同样的配方开办石笔工业,结果前地制出的石笔坚硬划板,写不成字,后地制品则松软粉多,不能久用,半年便停业返回故里。难怪村里有这样的传说:“挖把细泥,换来衣食,两管石笔,金缕玉衣。”

然而,汶畔粉笔也像灾难深重的中国人民一样,在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国民党反动派的压榨下,经历了由盛到衰的绝望过程。1939年左右,日本鬼子驻进了黄旗堡车站,时常进出汶畔村。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人们担惊受怕,逃荒避难者甚多,略有规模的石笔粉笔厂迅速倒闭。日本投降后,虽有五、六家小本经营者办起了石笔粉笔作坊,又因国民党游杂武装的糟蹋和掠夺,致使粉、石笔生产时断时续。到解放前夕,全村二百余户人家仅有三户艰难支撑生产,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

解放前粉笔工人劳动强度是相当大的。石膏粉碎全靠石碾,两个人推一盘,有“石膏滑、石膏白,转悠一天累断腿”的歌谣。闷火工更加艰苦,石膏焙烧全靠小土炉子,一天到晚烧秫秸和麦草,冬天还好受,夏天汗溜溜,中暑晕倒者不乏其人,有“火黑子”,“老窑包”之称。到了制作房里更不成样子,石膏粉、海胶、麻油搅在一起,工人的双手被浸破了皮,衣服被粘结变型,加之模具尽是些竹管,铁皮,漏水跑浆,工人们常年累月的站在水浆里操作,由于天长日久地遭受潮湿,患关节炎、腰腿疼者甚多,流传着:“石膏能治断骨病,也能叫你腰腿疼”的歌谣。落后的生产方式,老板的压榨勒索,反动势力的掠夺,致使工人饥寒交迫。这也充分反映了旧中国黑暗社会的一斑。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