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粉笔头的故事

混迹在帝都的江南痞子锅 2018-06-03 16:37:05



携程亲子园的事情,这几天网上的讨论已经够多了。结合给孩子吃芥末这件事,这里我也讲个类似的故事吧?或许不少人也会有和我一样的经历。


八九十年代的村小,教育要比现在落后很多,不少老师也是外聘的兼职教师,换句话说就是临时工。不管是缺少系统化的专业培训,还是确实待遇相对较差,总之他们对待学生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的,有的脾气还很暴躁。于是班上一些落后学生便跟着倒霉。


除了成绩差,考试分拖班级平均分后腿,班级落后的学生还总喜欢在课堂上调皮讲话。


这时候,老师一般就两招:

1,叫说用胶袋封住落后生的嘴,这招说的多,但宽胶袋比较难找,于是第二招就轻松很多。

2,摁断手里的粉笔——把粉笔头扔向说话的落后学生——粉笔掉在地上——命令落后学生捡起粉笔头——再次命令落后学生把粉笔头含在嘴里。。。以此方法让落后学生不再说话。


这里不想把知识和常识混淆,胡乱说粉笔有毒,但按照十几年前的条件,国内使用的粉笔应该还是普通粉笔,不会像现在大都普及无尘粉笔。但不管怎么样,粉笔的成分碳酸钙(石灰石)、硫酸钙(石膏),有的还有少量的氧化钙。


从成分上来说粉笔本身是无毒,但是粉笔灰对人体有害,粉笔灰的微粒子有很强的病菌吸附能力,对人体的呼吸系统有害。


读书十几年,教我的一些老师中,有不少肺不好,嗓子总出毛病,大概也与这个有关,在向真正人民教师致敬的同时,对于逼迫学生嘴里喊着粉笔的老师,可能与这次逼迫吃芥末,本质上没有区别。


一直觉得我自己的记性比较好。得当年吞粉笔头的一些落后学生,刚开始也不愿意,就像临刑的犯人害怕死一样,怎么也不肯吞粉笔头,小手拽着粉笔头,捏紧,但再挣扎犹豫,也还是在老师的命令下,被迫自己把粉笔头放进嘴里,一堂课45分钟,全程罚站,不允许吐出来。。。


上课也做小动作的我注意到,有些时候,嘴里喊着粉笔头的落后学生,嘴角不断的往外渗白色的泡沫,是那种和白色石灰混在一起的固体+液体的混合物。。。。


电视神剧那种中毒口吐白沫的场景,大家应该看到过,大概就是那种,只是稍微不同的是,现实不像电视那么夸张,吐到一地。但也是因为无知,加之人求生欲望的强烈,总担心中毒的落后学生,还是可这劲儿的从嗓子眼儿往外吐口水。。。


如果说孩子无知,那大人该是要有点懵懂吧?起码不该只在岁月的长河里,长年纪不长脑子。


当我庆幸自己当年成绩还好的同时,过了当年年纪的我,也仍然在今天觉得羞愧。因为当年老师上课停下来,逼迫落后学生吞粉笔头的时候,鸦雀无声的班上,并没有一个人去制止老师这种错误的行为。我们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左右手“规规矩矩”的放好,全班学生的头都朝向那个即将要吞粉笔头的落后学生。。。


如今想想,当年的我们自己,也是残忍。。


美国作家马克吐温说,历史虽不重复,但总是押韵。在不非理性煽动大众情感,激化社会矛盾的这里,只是单纯说过自己的一点经历。


最后,如果以后我自己有孩子,除了不希望ta遭遇吃芥末的老师外,也希望可以教育鼓励ta,勇敢的在众人面前呵斥住老师错误的行为。让他不是那个“吞粉笔头的落后学生”外,真正的优秀。